漫漫长夜

=曲挽今
🌸墙头山花/德哈
坑底有太中/喻黄/冷战/dover/好茶/自由/k漏
脆皮鸭啥都看

【山花】他们在一起了

*瞎写的







白敬亭和魏大勋公开了恋情。





我记得那天窗外乌云密布,我还在家里和同学一起打游戏。听着外面“轰隆”的雷声我都没啥感觉,同学在麦里说她觉得有大事要发生了。



我嘲笑她多心,结果下一秒就有人打电话过来,我还以为是我爸妈查我的岗,吓得差点把手机扔了。定睛看了一秒,是我山花圈里的一个同好。



这个同好是我很好的关系,但她有事的时候从来都只在QQ上和我说,行,真打脸,我也觉得有大事要发生了。



有些紧张地接通了电话,我就听到对面“喂”了一声。电话那一边好像在强忍着什么情绪,好像在哭,又好像在笑。



我随手拿起一包零食,想吃点什么来缓解我的紧张,我总感觉这种不安是关于白敬亭和魏大勋。



对方突然就没忍了,带着哭腔说你快去看微博。



我预感不妙,把电话挂了游戏退了直接点进微博,一气呵成,也没有去想该怎么跟我同学解释。





@白敬亭V:

wdx=我对象[/爱心]@魏大勋



特别关心首页的第一条便是这个,我看了看时间,五分钟之前发的。



从头到尾我都挺平静的,似乎早就预感到了一样,但是点开评论的手却是颤抖着的。我知道我害怕什么,我也懂为什么喜欢了那么久山花的cpf会因为他们公开而哭。



我们在喜欢着山花的同时,早就把这两位老师放在心上了。



出乎我的意料,评论里面没有我想的那么多谩骂,热度最高的评论里是何老师撒老师为山花两人的保护,希望大家不要有过激言论,后面紧跟着王嘉尔熊梓淇胡一天的祝福。



继续翻下去的评论就变成了目不忍睹的嘲讽和咒骂,有人说他们恶心,不知廉耻,还有人祝他们早日分手。理智一点的说希望两位老师分开对大家都好,山老师dw骂花老师,花老师dw骂山老师,架势都挺凶。



当我关上手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曾经我也一度希望他们是真的,成真之后我却希望今天的一切都是梦。



我的愿望是他们能够好好的,不要承受外界舆论的压力,不要走这条充满危险的路。





@魏大勋V:

一直瞒着真的很累,我也想没有顾忌地去牵他的手,甚至是亲吻他。我们都在害怕对方受委屈,也像普通的情侣一样害怕分开,没遇到他之前我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喜欢上一个男孩子。

我只是喜欢一个人,不受控制的喜欢上了他。我爱着我的粉丝,小白也一直爱着小白鸽们,我们都希望的是得到粉丝们的祝福。

爱一个人挺难的,爱一个也爱自己的人更是不容易。我想把他藏好,又想让大家都知道他的好。小白愿意站出来公开,我自然也不会逃避了。

谢谢大家的祝福,也谢谢一直支持着我和小白的前辈们。





这一条是跟在白敬亭发博后十分钟出来的,刚刚一直忍着的哭声又冒了出来。我想起《真相是真》歌词里写的“别去管流言蜚语,这爱请一直相信”。



白敬亭魏大勋出柜上了热搜第一条,cpf在山花cp超话里抱团哭泣。我脑子里把山花的各种场景都复习了个遍,初遇,牵手,拥抱,情侣鞋,情侣装,全都是我们以前总嗑的糖。



即使有许多八倍镜女孩搜出他们在录节目时的各种小动作,又或者是情侣鞋,还有分析他们的同居。无数的场景都成了真,我却只有心疼。



我心疼两位老师未来的路的艰辛,心疼在背后喜欢了那么久的cp粉。



风后是风,天外是天,道路面前还是路。



我都能想象到花老师笑着牵起山老师手,一起往道路的前方走去。







END

在车上听歌的时候突然想如果他们真的是真的,我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想着想着觉得还是难受多一点,希望两位老师能一直走下去。

就像夕阳总会落下,月亮总有圆缺,我们终究会分离。人间永远有你意想不到的柔情,有藏不住的真心,即使天各一方,我们也将会是彼此心灵的港湾。

愿你的身后总有力量,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

【山花】全世界都想要我们在一起Ⅰ

*天团AU
*队长魏x主rap白
*是小甜饼!



那天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阳光特别灿烂风也刮得很大,白敬亭拿着公司的推荐信拉开门,还没想好待会见到队友们要说些什么,却没料到里面已经有人了。对面的人也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快进来吧,我正准备出去看看呢你就来了。”

白敬亭本来就是慢热的性子,他总是对这种场景手无足措,于是只好顺着对方的意思关上门坐在了房间的小沙发上。白敬亭琢磨着要说什么打破一下这诡异的尴尬,结果对方端着一杯刚泡好的茶放在他面前,“我叫魏大勋,是吉林那边的人。”对方带着热情的笑容,白敬亭不用猜就听得出这是个东北人,不知道为什么他当时就觉得魏大勋会成为一个队里十分重要的人。

“我叫白敬亭。”他抿了口茶才想起做自我介绍,“呃,抱歉我不太会活跃气氛。”对面的人全然不介意地摆摆手,突然就响起了一串急促的敲门声。

门外站着的是一位白敬亭熟的不能再熟的老朋友,他猛地起身看向王嘉尔,魏大勋似乎被吓了一跳,惊恐地回头看他一眼。王嘉尔也十分惊喜地发现了白敬亭,“天哪白哥我们太久没见了吧,怎么这么有缘啊我都没听说你要组团出道的消息啊。”

白敬亭挑了下眉,又喝了口茶让自己清醒一下,“我也挺好奇你怎么也来了。”王嘉尔是白敬亭初中的好友,不过白敬亭也不太记得初中的同学了,这还正好是他当时说话最多的一位。

这时候又有一个脑袋伸了进来,“hello没打扰到大家吧。”魏大勋招手说进来吧你是第四个到的。对方似乎是得到了什么指令马上窜进了房间,“我叫熊梓淇,老哥你也是东北人吗。”魏大勋和熊梓淇一击掌,瞬间就聊嗨了。

胡一天来的时候四个人都已经可以正常聊天了,所以他站在门外听到那四个人已经聊到了穿什么颜色的内 裤。他勉强扯了扯嘴角的笑容,似乎已经看见了这个被公司称作“第一天团”的未来。

“胡一天吧你好你好幸会幸会等你好久了,”熊梓淇率先伸出了友好的右手,“来来来我们几个聊会,经纪人估计还要很久才来。”

于是五个人也算是相见了,白敬亭觉得有魏大勋王嘉尔熊梓淇几个话痨在完全不用担心冷场的情况。他和魏大勋的目光不经意间撞到了一起,白敬亭眨眨眼,魏大勋朝他笑了一下,两边浅浅的梨涡让他觉得特别可爱,白敬亭没忍住笑出了声,突然房间里就安静了。

王嘉尔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白敬亭,“我没听错吧,小白哥刚刚是你在笑吗。”白敬亭抬手摸了摸额头,“啊,是。”其实他也有些莫名其妙,难道以前的自己根本没有笑过吗。

“我的妈!我和你们说我这我和白敬亭认识这么久第一次见他笑!”王嘉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白敬亭看到魏大勋在旁边偷笑,他的耳朵不自觉就红了。

没想到熊梓淇更喜欢起哄,马上就大叫着白白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受刺 激了别怕哥哥们都不是坏人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啊。“演技不错。”白敬亭评价道,心里想着指不定谁是哥哥呢。

好不容易气氛起来之后经纪人才来,看起来是一个比他们大一些的女人,化了妆之后也显得挺年轻,然后发现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一点的女孩。两人似乎都有些惊讶这五人这么快就熟了,魏大勋先摆手招呼她们坐下,然后去给他们泡茶。为首的女人就是他们的经纪人贝莎,后面那个是经纪人实习生潇潇。

了解完情况后经纪人就开始宣布这段时间的任务,白敬亭惊讶着大家刚刚还挺不正经,到了正事的时候一个个都特别认真地听着。他心里突然就松了口气,觉得这个团有点样子了。

第一个任务是录制出道专辑,而名字也是由公司定的,团名便是“RAINBOW”,中文意为“彩虹”。而他们的出道专也命名为《RAINBOW》。白敬亭本来都做好了接受一个所谓高端大气上档次实则非主流的团名,而这个名字让他开心了挺久。

“专辑一共九首歌,其中五首是你们的个人曲,两首五人合唱曲。接下来就是你们自己选的,二三分组分别完成两首歌的唱和mv录制。”贝莎站在桌前说着,潇潇就坐在她面前做笔记。“你们有决定队长是谁吗?”

五个人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着,还是胡一天先打破了沉默:“大勋哥吧,他年纪最大性格也放得开。”熊梓淇跟着点头说对大勋哥挺合适的,王嘉尔也表示没有意见。魏大勋腼腆地笑了一下也没反对,贝莎看向白敬亭,只剩下他没有表态了。

白敬亭其实早就想的是魏大勋,想到魏大勋对他笑的那一下他也有点不好意思说,但胡一天说出来之后他就后悔着为什么自己不先说了。“我没意见,魏大勋挺好的。”

大家的目光从白敬亭身上转移开,白敬亭好不容易松一口气又被贝莎下一句话弄得紧张起来。“既然魏大勋是队长就让队长自己选个人一组行吗。”他听见魏大勋说行啊我想一想啊,然后故作思考状地撑着下巴。

王嘉尔就边笑边说哥你别选我啊我想和小白一组,熊梓淇也喊着大勋哥请你这一刻不要想到我。潇潇边写着东西边笑,贝莎也说你们刚选出的队长就这样嫌弃真的好吗。魏大勋特别配合地嘟起嘴装哭,白敬亭有些不自在地转头,就听见魏大勋叫他的名字。

“白敬亭……我选白敬亭。”

白敬亭没藏住上扬的嘴角,朝魏大勋点了点头,发现对方也正看着自己笑,白敬亭眨眨眼望向四周,假装没有看他。王嘉尔一副要上前打人的样子对着魏大勋然后被胡一天拉住了,嘴里还念着完了白白要被人抢走了。







后来他们也是忙了一阵,毕竟出道专大家都很用心。王嘉尔的唱功被队里的所有人认可当了主唱,音乐指导老师对着熊梓淇和胡一天挺头疼,而舞蹈方面熊梓淇和胡一天就比较不错了。白敬亭是队里的主rap,后来被问到的时候白敬亭说唱rap是他一直的梦想。

魏大勋可以说是什么都会,但什么都不是第一,不过也让经纪人省很多心,魏大勋当队长挺称职的,各种训练都会逼着大家坚持做。

五个人同居了一段时间后也算是互相了解了。休息的时候一起开黑打游戏已经成了常态,不过只要被贝莎发现他们就准要挨骂。白敬亭的赖床有点严重,魏大勋一天天不厌其烦地去喊他起床,每天变法子哄着,队里其他三人都说队长偏心,然后吵着闹着叫魏大勋请客。

其实魏大勋总共也没请多少次客,到后来他们叫着魏大勋请客的时候白敬亭就主动起身去结账了。魏大勋就顺势训其他三人,“看看你们怎么对队长的,学学人家小白,队长是要孝敬的,不是给你们取钱的。”白敬亭结完账就憋着笑回来说你算了吧你看看你平常怎么对他们的。然后他们三就开始捧白敬亭。

后来不知道谁突然提到大勋是一种花的名字,然后魏大勋就回嘴说白敬亭还是山呢,结果其他几个人就起哄说那你俩还挺有缘哈花插在山上。突如其来的开车让魏大勋猝不及防,白敬亭也特别不争气地脸红了。

前前后后忙了一个多月,终于等到了出道发布会。之前经纪人就在微博上宣传了一波,加上公司的热度高,这个组合已经有很多人了解了。冲着这颜值,微博上就吸了一大批粉。

五个人在后台化妆的时候就听到了观众的叫声,熊梓淇说着我好紧张啊第一次这么多人看着,就被王嘉尔怼回去说大家又不是看你,魏大勋就安慰说没啥紧张的以后这种场合多得是。不知道魏大勋的话有什么魔力,本来白敬亭心里也有点紧张的突然就放松了。

然后他们就上台自我介绍和主持人带节奏聊天,台下的叫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白敬亭心里暖暖的。队长魏大勋控场也是真的很强,抛来的梗都接得上。大家都加入聊天之后只有白敬亭握着话筒不知道说啥,结果到了最后白敬亭说的话加起来也没二十个字。

“微博上已经开始说白白走的高冷男神路线了。”王嘉尔点着手机,“明明台下叫白白的人最多啊,大家都喜欢高冷一点的男生吗?”

“主要还是要好看。”魏大勋也刷着微博,他的粉丝正以肉见可见的速度增长。

贝莎好不容易从一大堆事里出来和刚出道的五人说接下来的安排,当魏大勋给她按肩膀的时候她吓了一跳,回头看到是他又放心了,魏大勋就说姐你辛苦了想吃什么我们帮你去买。

贝莎被感动了一下,表面又训斥他说都出道了你还想随随便便去店子里买东西。

“你们准备一下待会还有现场的,把要唱的歌再练一遍待会别出错了。”贝莎说完之后甩了甩头发马上被人叫走了。

五个人开始各自背歌词,现在台上在介绍着他们五人的身份和经历,等到主持人说“初次欣赏五位男神的演出”后,他们就被推上了舞台。

说是要表演的曲目其实也就三首,《RAINBOW》是五个人边跳边唱的,他们都练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是胡一天熊梓淇和王嘉尔的《未来有你》,魏大勋和白敬亭的合唱也是改了很久的的《山上花开》。

白敬亭和魏大勋一上台下面就是一片叫声。魏大勋拿起话题缓缓开口:“这是一首十分温柔的歌,歌名……也有很深的含义,不过这个我们以后再说。”开头是白敬亭的,魏大勋接着他的唱到副歌部分,两人特别有默契同时抬头与对方对视,白敬亭看到魏大勋的反应后愣了一下,他们台下真的没有商量这个。

魏大勋带着笑容和着白敬亭的歌声,第二段之后他们就时不时看着对方,最后一句的尾音一起结束,音乐一停,台下就沸腾了。

后来魏大勋在微博上解释了歌名的意思,结果就冒出了一堆站山花cp的,贝莎还一脸无奈说我还没凑好cp呢你们自己就炒起来了。

白敬亭听着贝莎说的觉得自己嘴里有点干,准备起身倒水,他和魏大勋都知道双方没有在刻意炒cp,其实就是……有点忍不住和魏大勋亲密一点。比如说台上的对视,台下魏大勋拉着他的手搂着他的肩,他都没那么反感,反而还很享受。

出道发布会完了之后就开始发布首专的消息,没想到刚一发售就出了两万多张,熊梓淇使劲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贝莎就取笑说你们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大吗。

魏大勋一个人在吃着零食看电视,“我当然知道自己魅力大。”然后被王嘉尔拿着的枕头扔中了。白敬亭还下意识帮他挡了一下,结果手没挨到,胡一天调侃说队长命真好,小白都愿意护着你了。

白敬亭没敢回头看魏大勋的表情,只听到那人说着“因为小白最喜欢我了”。王嘉尔就不服了说我和小白先认识的小白要喜欢也喜欢的是我,魏大勋说你玩什么日久生情哥哥和小白是一见钟情。白敬亭一个人背对着魏大勋心里砰砰直跳,他不知道魏大勋现在也是强装镇定。

还没放松一会他们又开始要录个人专辑,白敬亭回了趟老家,这几天魏大勋每天晚上给他打电话聊天,理直气壮地说怕他无聊,白敬亭就毫不犹豫拆台说你想我了直说。

“我这不是怕你害羞嘛,小白你啥时候回来啊你不在哥哥对付不来那三个人啊,你不知道他们练舞的时候多烦,我拉都拉不动。”

“这个问题你连续问了我三天。”白敬亭想了想对方应该是在撒娇,又补充:“看在你那么想我的份上我就明天回吧。”

白敬亭就听到对面的人语气特别轻快说那我等你你早点回来啊我去接你。不知道为啥,白敬亭觉得他们俩像是在谈恋爱的小情侣。

对,就是小情侣。



TBC.

本来是想一发完的但是发现写不完……!

有什么情绪的时候只要看到山花就一下子不开心全没了,真的太美好了他们的感情 我磕爆啊啊啊

为何无人理我

【山花】特别的人

*竹马竹马




白敬亭从小就认识魏大勋。

那个时候魏大勋是他的邻居,在他印象中是一个特别热情的大哥哥,但白敬亭不一样,他是一个慢热的人,怎么说也不会主动与人交谈,所以魏大勋就来了。

魏大勋比白敬亭大了一岁,但他们在一个幼儿园又到了同一个小学,每次魏大勋都要跑到白敬亭的班上宣示主权。

“小白可是我的人,大家帮哥哥照顾一下。”然后笑眯眯地拿糖果贿赂其他小朋友。

白敬亭有时候挺烦的,他并不是很愿意和其他小朋友玩在一起,他喜欢跟着魏大勋,听魏大勋和他絮絮叨叨地说一堆废话。可是他那个性格怎么好意思跟魏大勋讲,就只好接受了。

同班的胡一天和熊梓淇就来找白敬亭一起玩,白敬亭一脸爱理不理的样子:“魏大勋到底给了你们多少好处啊。”

熊梓淇也不恼,笑嘻嘻地从胡一天口袋里掏出两颗糖,“大勋哥怕你一个人太孤单了嘛。”

魏大勋上初中后白敬亭真的就和熊梓淇他们玩在了一起,虽然也就一年,但他还是怪想念魏大勋的。



后来白敬亭没有和魏大勋考上同一个初中,白敬亭也莫名其妙地和父母搬到了新家,再回去的时候发现魏大勋家里也换了人。

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白敬亭也找过父母问问魏大勋的家人,结果对方手机号也换了。那个时候魏大勋和白敬亭都没有自己的手机,而他们的学校一个在东边一个在西边,市区那么大,想要相见太难了。

白敬亭也没想那么多,他一个人也不是不能活,只是习惯了魏大勋吵吵闹闹的生活一下子回到安静还多少有些不适应。



很快白敬亭就被一中录取了,他拿着通知书到学校的时候意想不到地遇到了胡一天和熊梓淇,熊梓淇还是和三年前一样嘻嘻哈哈一点也没变,长高了许多,不过这跟旁边已经一米八的胡一天也比不了。

胡一天隔得很远就跟他打招呼,熊梓淇往白敬亭方向看的时候嘴里还叼着奶茶的吸管,白敬亭看着他把吸管放回杯子里塞给胡一天然后飞速跑向自己还一边喊着白白。

白敬亭怕经受不住熊梓淇的飞扑就先一步转了个身,结果熊梓淇没刹住车,一脸可怜兮兮地折回到白敬亭面前:“白白也太坏了吧。”

“谁是你白白,别跟我套近乎啊。”白敬亭嫌弃地拍了拍。

高二高三要提前上课,现在在学校小路上走着的都是高一新生,周边路过的学生都忍不住多看他们一眼,三个长得不错的男生站在一起是什么感受?白敬亭当然不懂。

“你是因为大勋哥考到这的吗?”胡一天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突然问白敬亭。

“没,”白敬亭听到这个名字突然紧张了起来,“魏大勋在这?”

一旁的熊梓淇张大了嘴一脸不相信:“原来你和他没有联系吗!”

白敬亭也莫名其妙,为什么只有自己不知道魏大勋在这里,但他又有点害怕,害怕见到魏大勋。

“魏哥在327班,你要去找他吗。”胡一天掏出手机看了看,“现在九点,估计只差几分钟就能下课。”



于是白敬亭被这两人拉到了魏大勋班门口,他第一眼便看见了魏大勋坐在第一组的最后一个,正认真地做着笔记。

有点帅。白敬亭盯着看了会,觉得这人根本没什么变化,光从脸上就能看出他的温柔和热情。

不知道是不是有心灵感应,魏大勋突然就抬头对上了白敬亭的眼神,对方愣了一秒,马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朝着白敬亭不停眨眼。

白敬亭冲他笑了一下。

熊梓淇在后面抱怨说大勋哥看到白敬亭就不理自己了,胡一天无奈地把他拉到一边心里骂他蠢。白敬亭根本没管后面那两人了,他专心靠在墙上欣赏着魏大勋急不可耐的样子偷偷忍笑。

他的害怕和紧张,在遇到魏大勋之后全都没了。



下课铃一响,魏大勋第一个就跑出了教室,有同学还以为他去食堂,喊着帮忙带瓶饮料。

“白敬亭!”魏大勋站在后门口,带着白敬亭熟悉的东北口音。

白敬亭十分配合地“诶”了一声,慢慢走到他跟前,“你胖了啊。”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把魏大勋从上到下看了一遍,“魏大勋你不行啊,这么久一点变化都没有,弄得我一眼就认出你了。”

魏大勋也跟着笑,“那你也不行,你身上一直就没肉。”

“待会一起吃饭吗,”白敬亭眨眨眼,“我想吃火锅。”

“行啊,你闲着没事呢愿意等我三个小时啊?”魏大勋把头伸进教室看时间,“那你把熊梓淇胡一天也叫上呗,我刚好像看到他们了吧。”

白敬亭才想起还有这两人,回头看到胡一天的身影在楼梯间,应该是在和熊梓淇聊天。

“我刚忘了问,怎么熊梓淇知道你在这啊?”白敬亭自己都没觉得这话很酸。

魏大勋又笑,他笑起来嘴角旁有两个小小的梨涡,白敬亭耳根微微发红,他也不知道魏大勋为什么笑。

“他和我一个初中,我们那学校有贴出来考上一中的人。这不当然知道了吗。”魏大勋拿出手机点了点,“你快把你手机号给我,待会我打你电话。”

白敬亭这才想起来熊梓淇去了魏大勋那个学校,他当时居然什么都不记得。把手机还给魏大勋的时候正好打了上课铃,魏大勋扶着后门和白敬亭挥挥手,叫他先去报道。

反正以后的时候很多,他们可以慢慢补上来。



“魏哥难得请客我们当然要多吃点啊,”胡一天夹着肥牛大口吃了,“我觉得魏哥不会生气的吧。”

“就是啊就是啊,大勋哥哥温柔善良又大方,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记仇呢。”熊梓淇也在一边附和,嘴里还嚼着一块番茄锅里的土豆。

魏大勋痛苦地扯了扯嘴角,把刚煮熟的鱼丸夹到白敬亭的碗里,“哥心里苦。”

吃完火锅后胡一天随手拿纸擦了擦嘴角抓着熊梓淇走了,还不忘回头和魏大勋说着谢谢魏哥我和梓淇还有事先走一步。

白敬亭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当他和魏大勋一起拿包站起来的时候他才突然想起胡一天上午和他过说下午没事干。

他和魏大勋理所当然地交换了微信,本想着送魏大勋回学校结果魏大勋说下午有市里的考试所以不用上课,于是魏大勋带他到了一家奶茶店,白敬亭对着魏大勋理直气壮地说要交流一下感情表示很无奈。

他们共同度过了一个下午,白敬亭还有点不适应开口说很多话,但他发现自己低估了魏大勋的实力,没一会他们就从魏大勋的单方面讲故事变成了两个人的闹腾。





白敬亭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和父母说自己遇见了魏大勋的事,哦,只是个铺垫,父母问了很多他最近的情况后白敬亭才步入正题:“魏大勋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问我要不要住过去。”

“大勋一个人住吗?”白母有些犹豫的样子,应该是怕麻烦对方家里。

“啊对。这样我回家也不用坐那么久的车了嘛。”白敬亭生怕父母拒绝,“毕竟他一个人也有点孤独,我可以去陪陪他。”

这样顺利说服了父母,开学前一天白敬亭就开始搬家,两家人也终于时隔三年多重新见面了。魏母拉着白母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一看就知道魏大勋遗传谁的。

“不麻烦不麻烦,还怕我们小魏烦着白白呢。”白敬亭隔着很远也听得到母亲们聊天的声音。

“嘁,”魏大勋不服气地努嘴,“明明我俩是互相烦。”

“嘿,别把我带上。”白敬亭拿起枕头打他,“我可超乖的。”

“你算了吧,我觉得我俩之间还是不要装了。”

“我没装,我就是乖。”

“行行行,你乖你可爱。”

白敬亭对魏大勋敷衍的语气感到不爽,用被子把他蒙住了。两人在床上扭打起来,打累了又一起停下来抱着枕头笑。

白敬亭觉得他和魏大勋实在太好了。过了这么久,他们俩在一起还是像以前那样开心。



于是白敬亭他们班的人在一个星期内就认识了魏大勋,只要老师不拖堂魏大勋就往他们班跑,一开始白敬亭还会装作抱怨地说他太麻烦了,结果看到魏大勋委屈巴巴地说那我以后不来找你了的时候白敬亭又慌了。

时间过得挺快的,白敬亭好不容易认得出班上的同学之后又要开始运动会了。体育委员看着三千米发愁,班上男生似乎都不怎么能跑步,结果熊梓淇就在一边起哄说白敬亭要报三千,然后毫不犹豫地拿笔把白敬亭的名字写了上去。

白敬亭刚和魏大勋聊完走回教室体育委员就跟他说了,他抬眼看了看熊梓淇的座位,那家伙已经不知道去哪了。

“那我陪你跑。”魏大勋坐在床上听白敬亭说白天的事,“你这弱小的身子,就不会拒绝别人吗。”

“你这是小看我,”白敬亭张嘴吃魏大勋喂过来的剥完皮的橘子,“说吧,你喜欢第几名,第一还是第二。”

“我喜欢倒数的,”魏大勋没忍住笑了,“别贫,你要真不行我给你请假。”

“说谁不行呢。”白敬亭抬脚踹他,“都说了没问题,你喜欢倒数那我给你拿个倒数……一共几个人来着?啊,就倒数二十吧。”



魏大勋真的陪他跑了全程。

白敬亭被叫过去检录的时候心跳得很快,表面上波澜不惊但魏大勋还是看出了他的紧张。

“你看,小白,我就在这里。”魏大勋手上拿着水朝他挥了挥,“哥哥就在这,别紧张。”

白敬亭对他笑了一下,低头继续听裁判说话。

后来的事白敬亭也有些模糊,他只记得枪声想起的时候他好像突然就解放了,使劲迈步往前跑。他还记得魏大勋一直在他旁边,离他不超过一米的距离,时不时他想要停下的时候说一些安慰和鼓励的话。

他当时就觉得……魏大勋真好啊,对他真好。

最后那一段冲刺的时候白敬亭感觉自己心跳都要停了,听到裁判说的“第一”后他自顾自地笑了一下,等魏大勋也跑过来之后他就毫不犹豫地趴在了对方身上。

魏大勋也在喘气,两个人的气息地混在一起,白敬亭觉得自己特别热,而且还有一身的汗。

白敬亭环着魏大勋的脖子,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白敬亭也对魏大勋说不出感谢的话,而且魏大勋估计是太累了,等他俩抱完之后魏大勋才想起来把水塞给他。

白敬亭打开喝了一口递给魏大勋,然后他看着魏大勋……从他喝的位置又喝了一口。

操,这是不是间接接吻了。白敬亭心里已经在打雷了,表面继续波澜不惊。

白敬亭接过魏大勋喝过的水,眨眨眼掩饰尴尬:“我厉害吗。”

“当然,”魏大勋笑了,“比哥哥厉害多了。”

白敬亭看到不远处的熊梓淇和拉着他的胡一天,他这才想起报仇,结果魏大勋先拉起他的手往那边跑去。

他感觉到了自己快速跳动的心跳,它的来源是……魏大勋。



“你干脆和大勋哥在一起得了。”熊梓淇在无数次看到白敬亭拒绝女孩子之后已经习惯了,瞧,这又来一个被拒绝的,“人家女孩子心灵也是很脆弱的。”

白敬亭从容不迫地坐回座位,“我和她都不认识,这不是莫名其妙吗。”

“所以你没有否认魏大勋!”熊梓淇一脸计谋得逞地表情,“一天你在听吗!”

胡一天从胳膊里抬头,“听到了,白敬亭和魏哥在一起了?”

“……你这叫听到了什么。”白敬亭无语地拿出作业来做,决定不管这两人。

结果白敬亭自己已经做不下题了,被魏大勋搅得脑子全是乱的。



“你手怎么了?”魏大勋突然看到白敬亭手上的创口贴。

白敬亭抬手看了看,“没什么大事,用刀的时候不小心被划伤的。口子不深。”

“给哥哥看看,啧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魏大勋听到他说刀的时候就急了,连忙去抓他的手,还顺势吹了吹受伤的口子。

白敬亭感觉痒痒的,不自然的感觉蔓延了全身,他扭过头把魏大勋的手甩开后转身就走了,暂时不想理会站在身后呆楞的魏大勋。

魏大勋看到了白敬亭通红的耳根。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跟上了白敬亭的背影。

白敬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喜欢上了魏大勋。



窗外下着雪。

教室里的人几乎都在补觉,白敬亭无聊地玩着手机,突然收到魏大勋的消息让他去楼下。

他和魏大勋已经住在一起快四个月了,白敬亭发现魏大勋有一些可爱的习惯,比如说他的睡衣是粉色的,比如说魏大勋睡觉的时候喜欢抱着枕头,喝奶茶的时候还喜欢把吸管咬成各种形状。

白敬亭在魏大勋隔壁,他想着怎么找借口可以去找魏大勋和他一起睡。……魏大勋可以抱着他睡。

白敬亭边下楼边想着,他想要魏大勋接收到自己的心情。

还没看到魏大勋人,就被一双热乎乎的手蒙住了眼睛,“魏大勋。”他想都没想就叫出口,“你好幼稚。”

白敬亭被那双手放开,魏大勋从背后靠在他肩上。

“圣诞快乐。”

“祝我的白白每天都开心,还要继续长高高。”

魏大勋说话的气息吐在白敬亭脖子上,白敬亭不自觉往后抓紧了魏大勋的衣服,他有点喜欢这种感觉,但他怕自己会离不开这种感觉。

结果白敬亭都忘了这天是圣诞节,他转身抱住魏大勋,“只要你开心。”

魏大勋笑了,浅浅的梨涡戳进了白敬亭心里。



大家排着队往操场走着,每个人都拿着椅子,这个队伍十分漫长。

明天就是元旦了,学校的文艺汇演也不知道看什么,白敬亭只能和熊梓淇他们一起坐在后排打游戏。

他本来环顾四周找着魏大勋,但怎么也看不到人影。

“人形魏大勋雷达也有失灵的时候。”熊梓淇偷着笑说。

结果白敬亭打着游戏,不小心就听到了主持人念魏大勋的名字。

他猛地抬头,把手机扔给旁边的胡一天,自顾自地站起来,全场最突兀的一个人影,魏大勋怎么会看不见。白敬亭有点生气魏大勋没有和他说他要表演,而且他这几天都没看到过魏大勋在家练习。

熊梓淇去下耳机,“怎么,大勋哥突然唱歌啊。我都没听过他唱歌。”

废话,我都没听过。白敬亭心说。

魏大勋抱着吉他,看起来是在耍帅,但白敬亭觉得他是真的帅。

前奏响起来的时候白敬亭感觉自己的心就和那天要三千米比赛一样紧张,他咬了咬嘴唇,认真地盯着台上的人。





“爱一个人或许要慷慨,”台上的人伴着吉他声开口,低音足以让人沉迷。

魏大勋好像在发光。

“今后的岁月/让我们一起了解有多少天长地久/有几回细水长流。”

白敬亭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红透了,魏大勋突然抬头,白敬亭站着的身影正好让他一眼便看见。

他们对视了,白敬亭隔得很远也能看出魏大勋温柔的眼神。

“我们是对方/特别的人/奋不顾身/难舍难分/不是一般人的认真,”

台上的人笑着望向白敬亭,唱出来的音符似乎全给了白敬亭一人。

“你就是我要遇见的 特别的人。”

最后一个音落下的时候白敬亭心里已经掀起了几轮波浪。他觉得自己挺蠢的,都已经表现那么明显了,魏大勋怎么可能还不明白?

白敬亭离开座位飞奔到舞台后台,魏大勋正好抱着吉他下楼梯,两人就这么互相看着,白敬亭往前走一步,向魏大勋伸出了手,魏大勋自然而然地牵过,把手上的东西放在了地上。

白敬亭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刚刚脑子里想了很久的的“我喜欢你”或者“你喜欢我吗”全都成了空白。



“小白。”

“别,你让我说。”白敬亭急促地打断魏大勋,他好不容易下决心的表白可不能被魏大勋抢先了。

魏大勋笑出了声,“行,我让你。”

“咳,你听好了魏大勋,”白敬亭竭力忍笑,“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

魏大勋特别配合的严肃起来,结果没一会也笑场了,看到白敬亭的眼神他的心里好像被什么软软的东西戳了一下,“那……我们是不是该接个吻?”

魏大勋说完又很不争气地害羞了,白敬亭拿手戳了戳心上人的梨涡,捧着脸吻了上去。

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脸红着不敢对视,魏大勋突然转头对着白敬亭,“我还没说呢……我也喜欢你。”

“刚刚的歌也是唱给你的,小白。”魏大勋认真起来,白敬亭只觉得他特别可爱。

“你一直是我最特别的人。”





END

他们俩太甜了!
有没有人和我互动一下!

【山花】谈恋爱要加糖

*半现实
*只想给山花写小甜文



魏大勋发现自己最近有点奇怪。

比如说他昨晚梦到白敬亭结婚了,醒来的时候胸口发闷。又比如说白敬亭抱住自己的时候他会心跳加速,手脚都不知道放哪。

他想和白敬亭有肢体接触,却害怕着这种心动。于是他终于发现自己喜欢上了白敬亭。



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太好,魏大勋在自己搞清楚之后的第二天上综艺就被问到了感情问题。

“大勋单身啊,”王源站在另一边凑热闹,“还急着征婚呢。”

于是惹来一通笑。

“不是不是,”魏大勋连忙挥手,“我啥时候和你讲过我要征婚?”

主持人笑得正嗨,见缝插针道:“大勋老师喜欢什么样的呢,看看在场有没有女性符合要求啊。”

性别就不符合啊。魏大勋心说。

“唉怎么说,白白净净的?”魏大勋扯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能接上我抛的梗,这样就挺好。”

“噢——”现场开始起哄,“这么说大勋心里有人咯?”

“等下等下,我觉得我都符合啊。”王源看着魏大勋笑起来,“不会吧大勋,你……”

“别别别,我不是我没有,”魏大勋急急忙忙解释,“王源别坑我了哥哥下次一定请你吃饭。”

大家又是一顿笑,话题终于引到了其他人上。

魏大勋不自觉松一口气,他不知道白敬亭会不会看到这一段,心里却暗暗有些期待。其实他挺想直接告诉大家我喜欢白敬亭的,但是……有句话怎么说的,哦,梦想谁都有。

只是不可能实现。



白敬亭觉得魏大勋最近有点奇怪。

他现在正心情复杂地看着微博热搜上top3的“王源魏大勋”,看完了热心朋友在网上传的那一段的视频,白敬亭怎么也觉得魏大勋是在形容他。

对,他就是吃醋了。

白敬亭发现魏大勋已经很久没有主动微信找他了,这是一个很不好的预兆。白敬亭有些害怕,魏大勋是不是猜到了自己喜欢他,所以想故意避开。

以前再忙他们俩也会在闲出来的时候打电话或者微信聊聊天,魏大勋这段时间事确实挺多,白敬亭也没有主动找别人的习惯,他才意识到他和魏大勋之间一直是魏大勋在牵着这根线,而魏大勋松了,就连接不到白敬亭了。

他干脆躺在了沙发上准备打游戏,刚听到游戏开始的语音时魏大勋突然来了电话。

白敬亭想也没想就接了。去他的电子竞技没有爱情,我有。

“小白。”电话那边一听到接通就开了口,“你看你下个星期的行程没?”

白敬亭有点高兴,原因是听到了魏大勋的声音。

“啊,没啊,咋了?”

“哦,那你去看看那个全明星游乐园,你接了没。”

白敬亭疑惑地眨了眨眼,然后意识到对方看不见自己的动作,“那是什么新出的综艺吗。”

“我也不知道,”魏大勋那边有点吵,估计还在外面忙着,“助理说就大家一起出去玩一天。”

白敬亭便给自己的助理发消息,对方很快就回了过来,白敬亭在行程安排上看到了魏大勋说的那个游乐园,北京东城新开的,花大价钱让众多明星去增添名气。

“我也要去,怎么了突然问这个,魏大勋你是不是要诈我。”白敬亭对着手机说着,“你不会怕吧。”

“怕个鬼啊,胡一天和熊梓淇说要跟我一起,我觉得他俩有阴谋,得把你叫上。”

“?”白敬亭开始怀疑人生。

“没事了没事了,那下周见。”对面的人似乎在憋笑,“我还有事,你挂吧。”



白敬亭每天都在想还有多少天能见到魏大勋。

魏大勋昨晚十一点给他发消息说下飞机了明天见,他还抱怨怎么没早点说让他去接机。

一到游乐场的时候就有摄像机对着,白敬亭想做什么也做不了了,虽然他也只是想抱一下魏大勋。下车看到许多张熟悉的面孔,打过招呼后他便准备在门口等魏大勋。

只是没想到先看到了胡一天和熊梓淇。

“小白小白!”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熊梓淇就开始挥手,他跑过来站在白敬亭旁边,“等大勋吗。”

胡一天跟在后面慢悠悠地走过来,和白敬亭打了个招呼:“大勋还没来啊?”

此时白敬亭感觉很奇怪:“你俩怎么一口一个魏大勋,这是要干嘛啊。”

哦,其实心里还隐约有些醋。

熊梓淇笑嘻嘻地拽着胡一天,“还能干嘛啊,不是一起吗我们一起等啊。”

十分凑巧,魏大勋的车正好停在了他们三的面前,“哟,好久不见。”刚从车门出了个头的魏大勋对三人笑了一下。

熊梓淇在一边说着快点我们去玩过山车,魏大勋余光偷瞄白敬亭,发现对方也在看他。

胡一天被熊梓淇拉着跑去入口,魏大勋走到白敬亭身边说他们俩是赶着去投胎吗,结果白敬亭就耸耸肩说我们一起去投胎呗。



魏大勋被强行拉上了过山车。

他记得上次也是和这几个人一起录24h的时候坐的过山车,当时被吓得半死,结束的时候腿还在抖。

他不知道白敬亭现在有没有一点害怕,但清楚地记得上次在过山车上喊着“魏大勋好丑”的是他。这时候魏大勋才发现原来白敬亭在害怕的时候想的是他,这样一想他就开心了许多,好像也没那么害怕了。

“你怕吗?”魏大勋扭过头问白敬亭。

“怕死了。”白敬亭抓着扶手从容淡定,声音都没有一点起伏,“你还守护我吗?”

“护啊,”魏大勋看着就笑出了声,“不是说好的彼此守护到最后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白敬亭看到了魏大勋眼里的宠溺。



下来的时候魏大勋只想吐,整个人趴在白敬亭身上。

白敬亭的脖子被魏大勋的头发蹭得痒痒的,恨不得把这人塞进自己怀里揉,但他只是拿手揉了一把魏大勋的头发,从胡一天手上接过水给魏大勋。

“哥你不行啊,”熊梓淇边笑边拍拍魏大勋的肩,“我怎么觉得这个比上次那个轻松多了呢。”

“那我们去鬼屋呗,鬼屋挺轻松。”在一旁喝水的胡一天突然说。

魏大勋从白敬亭身上抬头,“行,走吧。”又看了看身后的跟拍,鬼屋一般不会跟进去吧?

白敬亭在心里疑惑着魏大勋居然不怕鬼屋,快步跟上了面前的人,只是看到城堡般的鬼屋时吓了一跳。



“啊啊啊一天你等一下!”熊梓淇在白敬亭前方尖叫,“有个东西在缠着我!”

白敬亭的手臂被魏大勋抓着,他能感觉到魏大勋有些害怕。昏黄的灯光下看不出魏大勋的表情。

胡一天早就走到了最前面,熊梓淇看了看身后的白敬亭和魏大勋,选择了冒险跑到胡一天身边。

一片漆黑的鬼屋,还伴随着恐怖的bgm和游客的尖叫,这个气氛还不要太好。白敬亭借着魏大勋看不见他用另一只手轻轻勾了一下魏大勋的小拇指,魏大勋送开了他的手臂,于是让白敬亭趁机与他十指相扣。

魏大勋愣了一下没有说话,白敬亭也没敢回头看他。他俩准备往前走的时候发现胡一天和熊梓淇早就不知道哪去了。

气氛有点微妙,魏大勋任由白敬亭牵着自己的手,他不知道白敬亭怎么想的,他并不知道走在他前面的白敬亭更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魏大勋突然感觉有人在扯他的衣服,他吓了一跳往前窜过去,回头看到一张鬼面脸。

白敬亭下意识把魏大勋挡在身后,看清只是个人扮的鬼后轻笑了一声,转身安抚受惊的魏大勋。

“魏大勋你怎么这么怂啊,好了好了没事了你白哥在呢。”白敬亭搂上魏大勋的腰,好让他靠着。

没想到魏大勋抱得更紧了。

完了。白敬亭心说不妙,他有点想亲魏大勋。

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面前的人抿着嘴有些害怕,白敬亭双手已经捧上了他的脸慢慢凑近,对方的瞳孔微微张大,白敬亭想也没想就吻了上去。

这是我的。他想。

魏大勋的嘴唇真软啊。

放开魏大勋的时候白敬亭嘴里还残留着他薄荷糖的味道。



魏大勋很久没和白敬亭联系了。

自从上次鬼屋里的那个吻之后,魏大勋有些害怕面对白敬亭。他不知道白敬亭是一时冲动还是蓄谋已久,最初他是准备在鬼屋给白敬亭表白,如果被拒绝了对方也看不见自己的表情,就可以开玩笑过去。只是没想到白敬亭的一个动作让魏大勋心跳加速到那一天结束还没有缓过来。

他只记得白敬亭带他出了鬼屋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胡一天和熊梓淇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而闭上了嘴。后来分别也是迷迷糊糊的,好像都没了记忆,只记得那个吻。

助理给他打电话说小白的生日快到了,魏大勋才想起国庆都已经过了。

他犹豫着要不要去给白敬亭过生日,犹豫着要不要和白敬亭挑明。

白敬亭白敬亭白敬亭全是白敬亭。



但真正到那一天的时候什么都消散了,魏大勋临时接了个活动完全走不开,魏大勋心里集着火,有点埋怨的意思但也怪不了别人。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就一直没有休息过,魏大勋看着快要落山的太阳有点委屈,他有点想白敬亭。

他拿出手机看见时间已经晚上七点了,飞到北京大概要两个小时,还来得及。

大勋🌸:想要什么礼物吗

白:想要

大勋🌸:要什么?

白:都行,我想要礼物

大勋🌸:好,你等我。

白敬亭在家打着游戏,聚会也聚完了朋友也走完了,他现在只想等魏大勋的礼物。如果不是突然收到魏大勋的微信他以为魏大勋不会来了的。

听到敲门声的时候白敬亭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心里一下子紧绷了起来。

他看到魏大勋两手空空地站在门口还喘着气,他转身示意魏大勋进来。

“送你个男朋友,你要不要。”

听到魏大勋的声音后白敬亭猛地回头,时间似乎停在了这一刻,这些天的所有顾忌和猜疑通通消散了,只剩下他面前的这个人。

白敬亭突然有点想哭。

“要,全都要,连身带心都是我的。”

魏大勋笑了,他跑过去抱住白敬亭。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是什么感受?魏大勋尝到了。



“咖啡不加糖吧。”魏大勋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这是他们刚在一起的第十二个小时。

这个早晨好像一切都不一样了,却又没有什么变化。

“不加。”白敬亭头也不抬地打着游戏。

“那谈恋爱呢?”魏大勋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

白敬亭愣了,“什么?”

“没什么。”魏大勋笑着把咖啡放在白敬亭面前的桌上。白敬亭盯着魏大勋的梨涡,自己好像陷进去了。

白敬亭突然就反应了过来,魏大勋刚放下杯子就被这人扯了过去,随后感觉到白敬亭软软的嘴唇贴上了自己的,热乎乎的感觉让魏大勋觉得全身都着火了。

“要加,”他听到面前的人说,“谈恋爱要加糖。”

END

还是小甜文!我开心我快乐。
有麻油人在看……我真的希望大家能看到最后啊!

【山花/白魏】来日方长

*白同学x魏老师



魏大勋成了白敬亭的班主任。

当白敬亭挂着惺忪的睡眼走进教室的时候是懵的,和同学们温柔地说着话的是谁——不是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市中心那家酒吧勾搭的那位帅哥还有谁长这样?

没一会,魏大勋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转头便看见了白敬亭,高高瘦瘦的身子站在教室门口成功吸引了全班同学的注意。他们的班主任好像有些奇妙的情绪——魏大勋就这样看着白敬亭一声不吭,愣了好久才想起来自己是老师于是强颜欢笑道:“啊抱歉——同学你迟到了,下次要注意时间啊。”

白敬亭扭过头没看他,径直走到了教室的角落里坐下。昨晚打游戏睡得太晚,更何况看到魏大勋之后心还有点乱,白敬亭不愿去想这些有的没的,干脆利落地趴在桌子上睡了。

可惜这不是个好位置,脸刚侧到手臂上时阳光便落了下来,直直地照射在白敬亭脸上。魏大勋还在讲台上做着他的新学期新气象的励志演讲,台下的同学们估计都没听,光看脸去了。

  

终于等到广播里的开学典礼弄完,白敬亭才从自己的臂弯里抬起头,视线还有些模糊看不清讲台上的人,但却能感觉到魏大勋在看他。

于是白敬亭揉了揉眼睛,干脆坐直身来与他对视,不料对方却躲开了他的目光。

怂逼。白敬亭在心里骂道。

他就看着魏大勋笑着送一个个同学离开,若隐若现的梨涡在他脸上显得异常温暖,白敬亭心想完了,这人怎么这么可爱。

直到教室里只剩下他们俩,魏大勋才终于走向白敬亭。

“怎么还不回去?”在白敬亭正准备问他怎么在这的时候魏大勋先开了口。

白敬亭装得一脸纯良,挂上了无奈的笑容:“你一个眼神都不给我,我回哪?”

魏大勋才是真的无奈,他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位小祖宗了:“我都不知道你还是学生,先别闹我。”

“我怎么闹你了,一没抱二没亲,还是说你想在这里……”

“停停停,我错了小白,先回家行不。”

“行啊,去你家解决问题?”

 

于是魏大勋带白敬亭回家了。

这是白敬亭第一次去他家,在这之前他们有在酒吧拥抱和接吻,甚至也有过走火——还没做什么的时候魏大勋先放开了他,理所当然说你太小了我怕犯罪。

白敬亭是喜欢魏大勋的,虽然第一眼没觉得自己会动心,但却从这短短半个月的夜晚相处来看,魏大勋完全是白敬亭喜欢的类型。

他记得魏大勋给他唱的每一首歌,享受彼此亲吻的快感,喜欢他不说话时不经意露出的温柔。

但他们没有深交,甚至连对方的职业都不清楚——于是就在今天翻车了。

  

魏大勋和白敬亭现在对坐在魏大勋家客厅的沙发上,一个正悠闲地打着游戏,另一个却如坐针毡。

“帅哥说句话呗。”白敬亭用余光偷瞄魏大勋的反应,觉得有点好笑,一个人偷偷憋着不敢说。

  
魏大勋面部抽搐了一下,摊手:“我真不知道说啥了,放过我吧小白。我一点班主任的威严都没了。”

  
“我没别的意思哥,”白敬亭没忍住笑了,“就,你知道吧,我挺喜欢你的。”

  
说这话的时候却是认真地看着魏大勋,对方被盯得不自在,再次移开了目光。

  
见他没吭声,白敬亭先没底了。

  
“因为我是你学生?”

  
魏大勋终于转头看他了,白敬亭提前松了一口气,又被下一句话弄得怕了。

  
“再说吧,我先送你回家。本来也没打算让你来我家的。”魏大勋二话不说起身拿车钥匙,走到门口换鞋。

  
白敬亭皱了皱眉,快步跟上他,握住了魏大勋即将要开门的手。

  
“哥。”

  
后者疑惑地回头,只感觉白敬亭另一只手环上了他的腰,眼神触及到一起,只剩下——

  
白敬亭吻上了他的唇。

  

  

也不是太温柔,但魏大勋只想不受控制地回应他。

  
两人纠缠在一起,清楚地看得见白敬亭的脸,听得见白敬亭的喘息,感觉得到他的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滑动。魏大勋想要阻止他继续向下的手,却没忍住喘出了声。

  
这大概是导火线。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魏大勋有意识地感觉身体疲惫不堪,身边有人抱着他——对方还在睡。

  
于是魏大勋想起来身体疼痛的原因时只觉得十分羞耻,甚至想马上逃跑。在感觉到白敬亭身体挪动的时候他像触电般抖了一下,抓住枕头想要继续睡去。

  
“干嘛啊。”白敬亭在困倦之中似乎感觉到了魏大勋的情绪,懒洋洋地抬起头看装睡的魏大勋。

  
魏大勋被看得害羞,耳根都红了才睁开眼,白敬亭就抿起嘴憋笑,心说这人真可爱啊,这么可爱的人现在归我了。

  
“小兔崽子。”魏大勋小声抱怨,“之前还一副被拒绝的颓废样,怎么就惯着你了。”

  
抱着自己的人笑嘻嘻地亲了亲红透了的耳根,“没关系啊哥,来日方长。”

END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快活一下。

关于这次西安ACC的脑洞

#心血来潮的产物#
挺失望的这次,不过你们都还在,我也不会走。

———————————————————————

萧忆情看到嘉宾名单的时候是惊吓的,这次漫展的唱见只邀请了两个人,而另一个人竟然是伦桑。

他慌乱地拿起手机,点开QQ给那人发消息。

-Alex 21:06

诶伦桑你有没有看西安的那场ACC..??

-Allen 21:06

看到了。

几乎是秒回。

萧忆情不知道伦桑怎么想的,自从他们二次元掰了之后便在没有过互动,但私下的感情并没有因此变化什么,他们不是小孩子,不会因为一场撕逼而不再联系。

他知道如果他们再很亲密的话会招来黑粉,但他真的不想在表面上装作陌生人一般。

-Alex 20:08

主办方怎么想的...?我们要合唱吗?

-Allen 21:09

你想吗?

-Alex 21:09

不是...我怕那啥

-Allen 21:10

不合唱,我问了主办。

-Alex 21:11

啊  好

松了一口气。萧忆情迷迷糊糊地洗了澡就上床睡觉。他没想那么多,至少这样也挺好的,伦桑和他也可以一直一直这样做朋友。

但,又有一点不甘心。

西安ACC的场地有点破旧,萧忆情和伦桑的签售台可谓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萧忆情忍不住想吐槽,也没必要弄得那么远吧,他还想先看看伦桑呢。

等到他们俩都到了的时候,许多妹子也是激动个不停,萧忆情和伦桑在所有人都看得到却又都没注意的时候对视了一眼,谁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只是有妹子说看到伦桑签名的时候一直在笑,也有妹子说萧忆情看起来今天心情不错。

还有一些妹子一直在等待着伦桑和萧忆情今天能有合唱。

中午休息的片刻伦桑和萧忆情是待在一起的,他们俩对对方点了一下头,没有说太多。

好像两个人都知道,这个时候公布和好是不理智的。

今天正是中秋,萧忆情和伦桑弄完展子之后决定一起去吃个饭,虽说这天是与家人要团圆,但萧忆情没觉得和伦桑一起不好。

真的只是朋友罢了吧。

他们可以一起吃饭,一起聊天,甚至可以睡在一间房,但却不可能在大家面前合唱。呵..想想都有些讽刺。

萧忆情唱的拜无忧和微微一笑很倾城,伦桑唱了我的天空和湖光水色调。表面上弄得两个人一点联系也没有,不给人留一点希望。

其实想来真的是挺难过的,他们明明可以像以前一样,他们明明还那么好,却不能够告诉大家。不知道伦桑是不是这样想,但萧忆情真的希望以后他们俩的粉丝能够和平相处,他们俩也能够在所有人面前一起为大家唱歌。

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END-